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二十五章 预热 (2/2)



    丁羽看了一眼自己的牌面,很是无奈的但却没有立刻的就弃牌一直等三张公共牌出来之后,才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皮特,你觉得现在还能够打电话吗”

    看了一眼自己的底牌,皮特摇摇头,“我觉得不是一个好主意看看他们两位,现在所有的兴趣都在牌局上面了丁先生,如果说牌局输了的话,那么雪茄的事情是小到时候真的就容易出现大问题的”

    约瑟法特这个时候已经弃牌了跟丁羽一样吸了一口雪茄,很是飘然的状态

    “丁先生,我觉得现在把门关上是一个不错的注意”

    看着搀科打诨的约瑟法特,丁羽还真的就思量了一番“约瑟法特,要是硬闯怎么办我就是过来参加酒会的我可不想当这个恶人本来某些人对我就有相当大的意见和想法我虽然坐在了这里,但是好像并没有太多的发言权”

    巴伦看着自己的牌面,笑着看向了皮特“皮特,你怎么说”好像是在问皮特要不要下注,又好像是在问皮特的意见而罗琳感觉自己的脑袋稍微的有那么一些胀冲突倒是没有但是彼此之间的言语交锋,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

    如果说没有母亲的提醒,那么自己肯定要沉迷其中的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就算是有母亲的提醒,自己依旧没有太好过了没有办法有些事情,还真的就不是自己能够应对的

    确切的说,自己的经验还是太少了缺乏相当的应对

    虽然自己参加过几次会议但是怎么说呢那个时候自己就是一个旁观者而已可是现在真的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了自己不完全就是一个旁观者

    “还说什么”皮特随即也是把牌给丢弃了“难道这个还不能够说明问题我觉得香烟和雪茄真的是非常好的搭配,竟然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起来”

    巴伦收拢了手里面的筹码很快就开始了下一局

    但是那边的大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被锁上了当然了并不是说门就真的打不开,而是给予了外界一个信号现在想要进来,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有能耐的话,你们就不要进来

    我们已经完成了我们的任务,把丁羽给困在了这里不管用的是什么理由至少我们做到了至于接下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情况另当别论

    不能够什么事情都是我们来做吧如果什么事情都是我们来做,那么还要你们干嘛

    而与此同时,站在庄园里面的金则是眯缝着自己的眼睛,鼻子不由的翕动了起来

    “主管,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安保站在了金的身前,很是肃然的说到“但就是主管您一个人,我们还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放心”

    “暂时不需要”金摇摇头,“你们要是留下来的话,会对我造成相当的掣肘他们肯定会找寻你们的位置,我可不想到时候听闻到其他的坏消息,如果需要支援的话,我会给你们发出来警报的无线通讯不好用,但是我们还有纯手工的”

    安保对金行礼,然后第一时间就选择了离开现在这个时候不需要什么煽情,因为已经得到的消息来看,外面已经来人,而且人员貌似还不少

    “头我们要怎么做”一位大汉挥舞着手里面的利器,叫嚣的说到

    “可以动手既然来了,那么一切以目标为主如果可以的话,活捉可以动手,但是在可能的情况之下,不要开第一枪,会非常的麻烦如果控制不住的话,那么连这里的蚂蚁都不能够留下来我说的明白吗”

    “明白”下面的人一个个都很是冷酷的说到

    而金看着走进来庄园的人则是活动者自己的手指,庄园可是私人场所,既然你们进来了那么就没有其他好说的现在还费事干嘛直接开干就行了

    而坐在牌桌钱的丁羽,看着自己手里面的底牌随即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筹码

    “好吧我多一点”现在这个时候必须要加注了不然的话太丢人了貌似这里面自己输的是最多的毕竟面前的三个人都是老家伙一个个人都是身经百战,自己还真的就不能够放松任何的警惕不然的话到时候连渣都不会剩下

    皮特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没有说话的意思,看着自己的筹码好半天的时间这才拿出来几个筹码放置了上去“丁先生,这个是在赌运气吗”

    巴伦和约瑟法特两个人注视的看着丁羽,因为他们都知晓,现在这个时候庄园那边应该开始了如此的情况之下,丁羽推动着筹码是真的有把握吗

    从牌局来看,丁羽的运气好像有点过于的一般了

    “谁知道呢”丁羽用手敲了敲桌子,“现在大家都希望我能够走出去,甚至希望从我的脸上面看到气急败坏的状况出现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们聊以慰藉”

    巴伦这个时候没有太多的犹豫,也是压上自己的筹码

    “来到了中局,还真的就是有着相当的看头丁先生我不觉得你是在偷鸡但是我又有那么一些不太相信所以我想要试一试不看到底牌,总归感觉心有不甘”

    “做任何的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丁羽呵呵的一笑,然后看向了约瑟法特

    “我觉得丁先生的话值得考虑”随即也是推出来自己的筹码

    这一下子倒是让罗琳彻底的迷惑了事情她是能够听的懂很显然,父亲和约瑟法特两个人是站在一起的而丁先生和皮特分别代表着不同的势力

    可是现在在这张牌桌上面,皮特推出来自己的筹码,父亲和约瑟法特同样推出来自己的筹码这个究竟是在堵丁先生的失败呢还是在支持丁先生为什么自己看不懂

    发出来转牌,丁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张牌好像没有太多的用处哦”

    皮特看着第四张牌抿着自己的嘴巴,同样也是叹了一口气,“我好像有些许的作用,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诱人但是我不保证,这个会不会是陷阱保守一点好了”随即挑了几个筹码出来给放置到了桌面上

    巴伦看着转牌,脸上面的表情略显苦痛“有没有搞错哦现在这个时候来了这张的一张牌,我究竟是应该拼搏一下呢还是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丁先生这张牌对于我来说,好像很重要甚至我可以确定,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我又些许的担心”

    至于约瑟法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理会,推出去自己的筹码,甚至还吸了一口雪茄,非常得意的样子“有用还是没用的,都已经身在局中了所以我跟了”

    罗琳的嘴角有那么一些抽动大家都已经说的很是清楚了但是清楚的背后又是相当的隐晦自己已经尽量的不往这个方面去思考了但是自己又不能够堵住自己的耳朵吧

    发出来第五张河牌,丁羽哼笑一声,“还是没有任何的用处呀感觉太过于得奇怪了”

    皮特看着桌面的公共牌,“丁先生,这张牌对我很有用,但是我现在有那么一些怀疑了因为丁先生太自信了”

    “对我来说,已经够用了”

    而约瑟法特没有任何的含糊,“我也不知道够不够用,但是缺了谁好像都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