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7章 第147章发表,感谢订…… (1/2)

    陈羽生说完就把姜暮抱了起来。

    姜暮确实站不住,  于是干脆软软地趴在他肩膀上。

    没过一会儿,竟然还真找到了『毛』巾和牙刷。

    姜暮说“你先去洗漱吧,等你洗完我在洗澡,  我想泡个澡,  估计要半个多小时。”

    陈羽生说“我可以帮你洗。“

    姜暮对陈羽生真是刮目相看,  他这一波波『操』作,  实在是『骚』。

    姜暮羞红了脸,  支支吾吾地说“我不用陪的。”

    陈羽生说“我帮你不好吗?”

    姜暮“不要了,你待会儿又要『乱』来。”

    陈羽生眉头微皱,  认真思索了几秒,  “你说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但是如果你不想的话,  我会尊重你。”

    姜暮低了低头,  小声说“……一起洗澡多不好意思。”

    陈羽生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不是一起哦,  我们像电影里那样,  我来帮你,  你只需要享受就好了,你不是很累不想动吗?”

    姜暮“是这样没错,可是,那也不好意思。”

    陈羽生却说“你应该习惯,  我们现在已经是很亲密的关系了。”

    姜暮推了他一把,还没说话,自己没站稳差点就摔了。

    陈羽生立刻扶着她,  “你看,我不陪着你,你在浴室摔了怎么办。”

    “还不是怪你,  我这样子,几天都不能跳舞了,过些天马上就要表演了,你说怎么办嘛?”

    陈羽生一边扶着她进浴室,一边说“没事,这些天我过来指导你做你的舞伴,比你埋头练习要管用。”

    姜暮眼睛一亮,“真的吗?”

    陈羽生“当然,这样总可以让我帮你洗了吧?”

    姜暮想了想,羞赧地说“那你待会儿可不能动手动脚。”

    陈羽生说“嗯,不动脚可以,不动手还怎么帮你呢,你放心,会很舒服的,就像昨晚上一样啊,我学会了。”

    姜暮“……”

    她都没眼看陈羽生。

    ……

    这个澡原本只打算洗半个小时,结果一个小时还没洗完。

    刚才陈羽生说话不算数,根本没有好好给她洗,手不老实,还不停地用一种学术探究的语气和她说『骚』话,问她的感觉。

    姜暮整个人都瘫在浴缸里了,她浑身没力气,脸上两抹『潮』红,眼睛湿漉漉的,海藻一般的长发垂在浴缸外,双手扶着浴缸的边缘,紧紧抿着唇,眼神写满了控诉和不满。

    浴缸里的水都快要漫出浴室了,地面全是水,陈羽生身上的衣服也都湿透了。

    “水冷了,我要出去了。”姜暮反复抗议着,她说话的时候呼吸不稳,有些咬牙切齿。

    这已经是她第三遍说这句话了,前两次,陈羽生都不肯放她离开,偏要说没洗完,要给她重新加热水。

    “好,我抱你出来。”

    这次他估计已经玩够了,终于笑着去拿了浴巾来,将姜暮拉起来,用浴巾包裹着抱了出来。

    姜暮终于松了口气,软趴趴地靠在他怀里。

    两人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干脆上午都请假没去舞团,

    但是没人会想到他俩会在一起。

    姜暮的恢复能力好,虽然上午说可能几天都不能练舞,那只是夸张的说法,顶多休息一天两天也就好了,但是陈羽生答应帮她训练,还给她做舞伴,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两人分开前,陈羽生加了姜暮的微信,将昨晚订酒店的钱转给她,还跟她说晚上再过来。

    姜暮想了想,没答应也没拒绝,只说到时候再说。

    就算付嵘不在家,但是总是在这里见面总不是一件好事。

    她在家休息了一上午,下午还在犹豫要不要去舞团的时候,付嵘打来了电话。

    姜暮没接电话。

    过了一个小时才给付嵘回过去。

    响了几声,那边就接听了。

    付嵘“有事?“

    姜暮心道这男人可真会装。

    “我看你打了电话来,我刚才在睡觉没接到。”姜暮的声音也淡淡的,听着有点疲累。

    付嵘“嗯,没什么事,问你在不在家,我过两天回去。”

    姜暮“哦,我在家,今天不太舒服就没去舞团,明天去。”

    付嵘“怎么不舒服?你的声音怎么了?”

    姜暮“没什么,好像有点感冒。”

    付嵘半信半疑,他总觉得姜暮的声音听着不太对劲,有些沙哑。

    而且姜暮这几年基本上都没请过假的,这几天也没有主动联系他。

    付嵘心中疑虑更深,却没有说出来。

    付嵘“嗯,那你吃点『药』,需要去医院吗?”

    姜暮“不用,没什么事。”

    付嵘“好。”

    姜暮“你过两天回来我可能不在,我要去外地,不过我走之前阿姨也找好了,到时候家里有人做饭搞卫生。”

    付嵘“……”

    他沉默了几秒,“知道了。”

    姜暮“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起床了。”

    付嵘的神『色』变得难看,冷着脸没说话。

    姜暮也不挂电话,气氛变得很尴尬。

    时间好像过得很慢,付嵘终于说“你怎么了?”

    姜暮“什么?”

    “你这几天怎么了?”

    姜暮“没怎么,有哪里不对吗?”

    从那天晚上开始,就不对劲。

    付嵘认为自己已经主动来找她谈了,那就没必要逃避,有什么问题,直接说清楚就行了。

    他一向不喜欢她闹小孩脾气,她是知道的。

    这几年她一直很听话,怎么现在忽然变了。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这样。”

    姜暮疑『惑』地说“我怎么样了?”

    付嵘的语气越发严肃,“所以你是在跟我闹别扭吗?”

    姜暮也板着脸,说“我刚才说的话,哪一句是在跟你闹别扭,你误会了吧。”

    付嵘“那你为什么这几天都没联系我?”

    他本来不想这样说的,但是被姜暮弄的心情很不爽,还是把这句话问出来了。

    姜暮听了,神『色』有些戏谑,她埋怨道“可你也没有联系我,明明是你那晚不说一声就离开,我以为你不想理我,你现在却来怪我没联系你。”

    付嵘“我不不说一声就离开?那天晚上你……”

    他说不出口,那晚姜暮扇了他一巴掌,睡得那么沉。

    现在倒成了他的错。

    他没说话,姜暮继续委屈巴巴地说“我还以为你烦了厌了,才不想找我,我难受了好久。”

    付嵘“……”

    姜暮“你这样对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付嵘有些惊讶,怎么现在姜暮倒还有理由怪起他来了。

    “这两天我也想了很多。”

    付嵘“你想了什么?”

    姜暮“我想了,我们的关系,还有我们的未来……”

    付嵘“然后呢。”

    姜暮沉默半晌,缓缓说“我觉得我需要重新思考我们的关系,也许我要的你根本给不了,我也不是你真正想要的那个人。”

    付嵘“别胡思『乱』想。”

    “我不是胡思『乱』想,我很认真,也想得很清楚,可能我要好好想想我们是不是要继续下去了。”

    “姜暮!”付嵘的语气严肃,“别闹。”

    姜暮苦笑地说“你看,不管我说什么,只要我提出自己的想法,你就说我闹,难道我什么事都要顺着你,听你的,你才会满意吗?那样的我,还是我吗,我现在觉得这些年,我活的根本没有自我。”

    付嵘“你一直这么想?”

    姜暮想了几秒,做了个深呼吸,“对,我一直为了你改变,为了你压抑自己,可是……我发现,你好像根本不在乎,也许你爱的根本不是我,我甚至觉得,你总是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

    付嵘的神『色』一惊,他沉声说“你在说什么?”

    姜暮“付嵘,你爱我吗?”

    付嵘的神『色』难看,这个问题,以前她从来没问过,也许问过,他并没有正面回答过。

    姜暮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回答,她讽刺地笑了一声。

    这个笑声让付嵘心里很是不舒服,像是猛地被扎了一下。

    他想知道姜暮此刻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

    “是吧,你自己都没办法回答我。”

    姜暮又笑了笑。

    “我知道了,付嵘,要不然,我们分手吧。”

    付嵘“你是认真的?”

    姜暮沉默了。

    她没有回答。

    不知为何,付嵘松了口气,他心底并不相信,姜暮是真的想跟他分开。

    可是姜暮那些话,确实有给他带来一定的冲击。

    他这些年,一直把姜暮当做自家的所有物,他一直告诉自己,他爱的只有那个人,要不是姜暮和她长得像,『性』子又温顺,从不生事端,他也许早就换人了。

    上一次姜暮说要分开,语气并不像这次。

    他说的两年后结婚也并不是骗她。

    因为对付嵘而言,结婚也没什么,只要签一个婚前协议,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而且姜暮爱的是他,也不是他的钱。

    他有这个自信。

    付嵘“姜暮,我们说好明年就结婚,你忘了吗?”

    姜暮“你是因为爱我才说要和我结婚吗?一年前,我以为是,但是我现在发现,你只是懒得换一个了,婚姻对你来说可能并不神圣,但是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不是为了你,这辈子我可能根本不会踏进婚姻的殿堂。”

    付嵘的心情很复杂。

    姜暮“我现在后悔了,我不愿意嫁给一个不爱我的人。”

    付嵘“我们一定要在电话里说这么严肃的话题吗?”

    姜暮迟疑几秒,低声说“我怕,我见了你就说不出来,你知道的,在你面前,我……我根本没办法拒绝你。”

    姜暮的声音听着像是在哭。

    付嵘的神『色』阴沉难看,“先这样,过两天我回来再谈。”

    “不。”

    姜暮哭出了声。

    “就这样吧,我过几天去a市演出,等我回来就搬走。”

    付嵘“……你确定吗?”

    付嵘有些生气,他冷冰冰地说“姜暮,你要知道,搬出去之后,就回不来了。”

    姜暮“我知道。”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翻了个白眼把手机往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