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1、刻薄妹妹(完) (1/2)

    简母沉浸在即将嫁人在喜悦中, 没注意到和贺北海海神情,犹自絮絮叨叨“我们都这把年纪了,也不讲那些虚头巴脑的, 聘礼嫁妆都免了吧,你直接选个良辰吉日, 找了迎亲队伍, 上门把我接过去也就是了……对了,你那几个孩子,还是找机会见见面的好,你说他们不介意, 我总觉得不安……”

    贺北海回神,听到这里,心下一动“你想得周到, 这样吧, 择日被入撞日, 就今天。”他侧头去吩咐身边得随从“你去告诉大公子,让他把所有的弟弟妹妹都带到悦来居,我要让他们见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吩咐这话时, 贺北海面色如常,但暗地里对着随从眨了眨眼。

    这随从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 就像是贺北海肚子里的蛔虫一般,当即了然,应声退下。

    简母有些忐忑“会不会太急了?”

    “不急!”贺北海含笑宽慰“早晚都要见,你不用怕, 你是长辈,该怕的是他们才对。”

    听了这话,简母微微安心。转而说起了别的“我还没准备见面礼。”

    贺北海心里有事, 一时没接上话。

    简母笑容尴尬“你知道的,我如今手头紧张,这见面礼……”

    她声音加大,贺北海回神,道“我还当是何事!咱们很快就会成为一家人,不给见面礼也可。”眼见简母笑容敛起,他立即改口“我跟你开玩笑的,见面礼我早准备好了,一会就给你送来,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

    简母这才眉开眼笑。

    贺北海心里发苦,这门婚事已经没有了继续的必要。但是,若那边简双淑刚和母亲断绝关系,他这边就退亲,难免让人怀疑他是想算计陆朝晋……所以,婚事就算不成,也不能是他不答应!

    悦来居酒楼在京城中也不算小,贺北海带着简母一路到了三楼。

    在这期间,不少人偷瞧二人。

    简母有些羞涩“你在这熟人很多?”

    贺北海嗯了一声“我常来。”

    他早就想过,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坦荡荡把这事让外人知道。

    而底下大唐庄看到贺姥老爷带着一位妇人上楼,看那架势,不像是友人,似乎颇为暧昧,底下众人立即就低声议论开了 。

    “那位是谁?没听说贺老爷想再娶啊!上个月,贺老爷还为百花楼的香香姑娘一掷千金呢。”

    有那知道内情的人洋洋得意“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跟贺老爷站在一起的那位来头可不小……那可是陆将军的岳母……”

    众人恍然。

    “难怪贺老爷会坦荡与人同游,该是喜事将近了吧?”

    ……

    没多久,贺家大公子贺珐带着两个弟弟从外面进来,面色不太好,板着个脸,不像是来吃饭倒像是来要债的。

    众人瞬间来了精神,这一看就知里面有事。当即有那已经吃得差不多的客人也不着急走了,还让伙计上了点心茶水。

    三楼中,简母很是忐忑。

    贺北海也没心思安慰她,不过,但凡开口,语气和神情都很温柔,一点破绽不漏。

    贺珐一进门,看到屋中两人,冷着脸道“爹,你再娶的事,为何不提前跟我商量?”

    进门就质问,明显是不满这门婚事。

    简母面色微微一变。

    贺二公子面色也差不多“爹,你明明跟姑姑说过,会见那位表姨,我们兄弟几个一直都认为后娘是表姨,所以才不抵触,这位是谁?”

    贺三公子沉声道“我小时候在表姨家借住过两年,她对我就像亲娘一样,若您要再娶,我只认表姨,别的人……我才不会认!”

    话说到这种地步,已经彻底表明了他们对简母的不欢迎。

    简母面色难看,贺北海见状,拉住她的手,斥责道“不得无礼!这位是陆将军夫人的母亲,配你们父亲我绰绰有余,是我配不上她才对!”

    闻言,兄弟三人对视一眼,然后对着简母行礼致歉。

    见状,简母面色缓和了些,勉强笑道“不着急,有话坐下说。”

    一行人坐下,贺珐纠结半晌,还是道“爹,我真以为你要娶的人是表姨。并且,我都跟孩子说了,为了给你一个惊喜,也已经去信,聘礼都下了,婚期就在八月。”

    简母“……”

    她一脸诧异“那我怎么办?”

    贺二公子站起身,深深一礼“简夫人,对不住了。”

    贺三公子别开脸“我们兄弟三人一致认定表姨是我们母亲,简夫人,还请你成全!是我们贺家对不住你……”

    简母心里愈发不安,看向身边的男人“你怎么说?”

    贺北海一脸为难“淑娘,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顿了顿,不待简母开口,他已经自顾自道“我都这把年纪了,孩子的想法也得考虑。”

    此话一出,简母也明白了他的决定,伤心的同时,又满心不甘,眼泪不知不觉已流了满脸“我为了你,跟我女儿签了切结书,你真要这么对我?”

    贺家父子四人面色不变,心里却都想着要是没有切结书,他们也用不着做这番戏了。

    三兄弟表示了歉意,转身离开。

    屋中只剩下两人。

    “抱歉!”贺北海眼神温柔“淑娘,我已经过了任性的年纪,我对你的心是真的,娶不到你,我也不会再娶别人,因为我的心,已经被你占满了。”

    他站起身,很是不舍,伸手帮她抚平额角的发“淑娘,保重!”

    语罢,转身就走。

    简母开口喊人,却见那人头也不回。她一脸茫然,不明白事情怎么就成了这样?

    等到简母在屋中整理好了心情下楼时,听到大堂中众人议论纷纷,都在说贺家三兄弟阻拦父亲再娶的事。

    “为何不答应?这门婚事,明明就是贺家占便宜,不是谁都可以做陆将军的岳父的?”

    此话一出,立刻就被边上的人拉了一把“小点声!”

    简母只觉得脸上发烧,也不敢再听众人的议论,脚下急匆匆出门。

    站在大街上,简母却只觉天大地大无自己的容身之处。

    她来的时候是坐的贺家的马车,现在贺家人已经离开,马车也早已不在。好半晌,她回神时,只觉脸上冰凉,伸手一摸,满手是泪。

    她对贺北海本就没有多少真心,会嫁给他不过是贪图他对自己的好,贪图嫁入贺家后的富贵。此时得眼泪与其说是伤心,不如说是对未来的恐惧。

    因为她心里清楚,凭着小女儿对自己的冷淡,有了那份切结书之后,之前那个她无比嫌弃的小院子不会再对她敞开。

    无论开不开门,她也只有那处可去,掏出之前贺北海送给她的小玩意,找了一架马车回院子。

    院子大门紧锁,早已人去楼空。

    简母蹲在院子外,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刚才女儿那般决绝,她心里恼怒之余,暗自下定决心,此生都不再靠女儿!可到了这会儿,不靠女儿……她今晚就得露宿街头。

    苏允嫣拿到了切结书,并没有派人跟着简母。

    就算没仔细查,她也知道贺家提亲的目的并不单纯,也只有简母才会相信贺老爷的鬼话。

    所以,得知简母失魂落魄来将军府外找她,苏允嫣并不意外。

    “不许放她进来!”

    简母如今无处可去,离开将军府之后,她就只能饿肚子。来之前,她已经设想过女儿不会让她进门,此时也不失望,老实坐在石狮子旁等着。

    打上一直耗!

    她想得好,越是富贵的人,越好面子。很快,许多人就会知道,女儿身为一品诰命夫人却不管亲娘的死活!

    简母要的,不是女儿心软,而是女婿舍不得女儿名声有损,或者说,他自己名声有损。毕竟,岳母不得进门,也好说不好听。

    苏允嫣被她这无赖得行径给气笑了,亲自出门到了她面前。

    看到女儿,简母一脸淡然“贺家婚事不成,或许你说的是对,他们就是像通过我沾你的光。发现占不着便宜,就把我扫地出门。”

    苏允抱臂,靠在石狮子上,冷笑道“你都没进过门,何来的扫地出门?”

    简母也不生气“你尽管奚落我!如今我走投无路,只能找你收留。当然了,有切结书在,你不管我完全说得过去,但是,我身上身无分文,为了活下去大抵会不择手段。”她抬眼,冷然道“或许……那些男人应该愿意花银子尝一尝陆将军岳母的滋味……”

    苏允嫣“……”

    她都有些心疼简双淑了,简直倒了八辈子霉才遇上这么个亲娘。

    简母本就不择手段,苏允嫣毫不怀疑她真会这么做。

    简母见她沉默,反而笑了“你若是要名声呢,就把我接进去,听清楚,是进将军府,而不是去外城那个小院。”

    苏允嫣颔首“走吧!”

    这么容易?

    简母有些怀疑,但她目的本就在此,提醒道“我到这儿来的事,很多人都看到了,他们也看到我身康体健,若我出了事,你别想逃脱干系!”

    一边说,一边进门“我已经半天没吃饭,赶紧给我备饭茶,对了,我还要喝酒,就是悦来居的梨花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