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4章 树化 (2/2)

他们在复制成这棵树木长相的同时陪伴这棵树的过程之中,也会渐渐的复制关于对方的基因。

    蜜蜂通过授粉的方式让花朵获得其他花朵的基因,彼此之间通过不断杂交的方式变得更加的强大,更加的适应这颗星球上面的环境变化,更加的美丽。

    而这个种族的这些家伙,虽然长得一副树木的样子,甚至可以变成人形,但实际上干的却是蜜蜂干的事情,只是他们所可以复制的植物,除了一些花花草草之外,还包括各种各样稀缺的树木。

    在了解到这样的相关信息之后,我接下来又观察了几天,发现他们的状态还是非常稳定的,再加上水蓝的帮助,接下来就进入了实验的阶段。

    没错,就是测试他们的能力究竟稳定不稳定。

    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测试之后,发现他们的能力真的非常的稳定,同时复制那些各种各样的植物的成功率,几乎是100,简单来说就是他们扎根留下的地方,经过检测毫无疑问全部都留下了,他们之前所变成的植物的基因,也就是种子。

    虽然他们并不能加速这些植物的生长过程,但是在若干年后,这些植物将会在这里渐渐的发芽,然后蓬勃生长,成为一棵棵健康的大树。

    而且他们所留下的区域似乎包含着一种特殊的能量,这种能量的具体作用,经过我的观察和分析,大概是可以让他们复制的植物基因拥有充足的营养,并且能够应对恶劣的环境,蓬勃生长的秘诀。

    至于这种能量的诞生方式,似乎是他们进行光合作用之后自然而然产生的。

    目前除了没有办法发现这个种族的生殖和繁衍的办法之外,感觉资料已经收集的七七八八了,总的来说这个种族应该算是一个比较无害的种族吧,毕竟对这颗星球上的植物还是做出了一定的贡献的。

    不过就是有一点。

    让我觉得有一些在意的是,这个种族在白天的时候完全就会变成树木的样子,这一方面倒是让人觉得非常的容易放松警惕,毕竟如果这个种族的数量非常的庞大并且多的时候,在白天的时间里面他们并不能动弹,会变成一颗颗植物,但是在夜晚降临的时候,他们则是全部都会变成各种灵活的类似于人类可以离开原地的生物。

    他们可以在夜间迁徙修改居住环境。

    我决定还是多观察一段时间,毕竟是我的第1个任务。

    相比之下,水蓝似乎非常喜欢这些种族,隔天的时候就看到了许多这些种族的树木,变成了水蓝的样子。

    直到一个月后,我发现了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也发现了这个种族的繁衍方式和办法。

    那就是这个种族的所有树人,如果一直不更换地盘的话,或者说是一直陪在一棵树身边的话,这棵树似乎会觉醒成为他们的族人的样子。

    具体原理一时之间我也没有搞得太明白,不过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的,那就是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植物的树木,他们的基因层次似乎从最底层也就是最深层的代码被改变了。

    而我当在发现我的身体开始树化的时候,说实话我整个人是比较慌的。

    等到我搭乘传送阵回到人类联盟的时候,我将所有相关的资料都提交了上去,就进入了人类联盟所在的治疗部门。

    在治疗部门除了常规的医学专家之外,同时还有各种各样的治愈和恢复,包括时光倒流的异能者。

    在这些人的帮助下,我的身体总算停止了树化,然后恢复了正常,而他们也渐渐的对这个种族的人打上了危险标识。

    我得到的了解情况大概是中度危险,然后因为其他的人类并没有有效的跟这个种族沟通的能力的缘故,于是沟通大师李华在工作的时候申请了我的协助。

    当我跟着沟通大师重新搭乘传送阵回到那里的时候,那里的许多留守人员身体都有树化的形象,所以换了一批留守人员之后,这些人则是回去进行相关的治疗了。

    很显然我们人类不能跟这个种族太过密切的接触,而李华的到来则是打算利用这些种族的特性,劝说他们帮我们恢复一些濒危物种。

    很显然我在白天的时候也是能和他们够沟通的,哪怕是对方作为树的时候我也能够跟对方交流,而这一点特质是对方的同类也没有办法做到的。

    “苏然,他们这些树有一个首领之类的存在吗?”李华问我。

    我看了看旁边的水蓝,如果说这些树的首领的话,按照这些树目前一直以来的表现跟水蓝的相处方式,我觉得水蓝比较像这些家伙的首领。

    水蓝也许是跟我相处的这段时间比较久了,也能够看懂我眼神的意思了,于是她笑着说道。

    “在这棵树的心里面,所有的树和植物都是平等的,所以他们之间并没有一个统领所有族人的存在,他们每个人都能代表自己做决定。”

    “这样呀。”

    李华托着下巴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可以选择逐个击破,尽量说服愿意帮助他们保护濒危物种的树人将他们移植到指定的地点,只是不知道他们对环境有没有什么需求,目前在这个星球上,他们只在这里发现了这个种族的生物。

    伴随着李华的沟通以及我的翻译没多久之后,我们面前这棵树也就是之前变成我样子的那个家伙,我发现最近他变成我的样子越来越像了,甚至头上的树叶变少了,而头发则是变多了许多,让我不由得有那么一种感觉,也许他们不只是能够变成树,还能够变成真正的人类,只需要有足够多的时间接触和模仿就足就可以了。

    可是关于我身上之前的树化现象,说实话我还是有那么一些畏惧和害怕的。

    关于这一点,我也询问了一下其他的人,其他人的反应不一,总的来说觉得树化现象虽然在树化的时候,自己身体感觉不到任何不适,甚至粗心大意的人可能一不小心就忽略掉了,但是总的来说经过检查以及各种检测可以看得出来的是大概就是我的基因获得了一定的改变。

    虽然短时间内没有看出什么影响,但是长期这样的话一定会出问题的。

    真没有想到第1次执行任务就遇到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最终我跟着李华离开的时候,李华已经跟那棵树沟通好了相关的互助细节。